HZK7657

拍拍照睡睡觉

無所住:

       每次离家,父都执意要送,临行前一晚就商量好出行的路线(总是按他的计算,出门走到一公里外的地铁站),出发前往包里塞上一堆食物(大致与两天路程所需的食物相当,实际上只需五小时就到达另一个家),而后他拎着一袋母亲备好的食物(他们大概以为独身的我活得很马虎,把各种肉装了一袋),我背着包开始走去地铁站。

       天早,路上没什么人,父走在前面,袋子沉,把身子坠得有些歪斜,不时地换着手。氤氲的雾里,他看上去很单薄,父真是老了。

        首班的列车里似乎只有我和父,他孩子气的说:咱们包车诶!拿出相机,给他和无人的车厢合影,父抿着嘴的样子有些拘谨,脸上松驰的肌肉冲淡了那点倔犟的神情。拍完照,他执意也要帮我拍上一张,扎着半马,努力看昏暗的取景屏,白发在荧光下忽明忽暗。

       到了车站,验票口,他站在栅栏外看着我进去。天上的云已堆得很厚,我催他快回家。他应了一声,没动。过了验票口,站在电动扶梯上,转身。他站在玻璃门外,看着我,快速的挥起手,笑容和皱纹同样的急促而深深的绽放。

评论

热度(168)